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时空
国色芳华

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类别:穿越时空 综合评分 100

这是一个奢糜开放的的朝代,世人皆爱牡丹,一掷千金。她叫牡丹,人这突名,更有左手培育出稀世牡丹的技能,只只可惜被人当作了草。幸好她经得风吹经得雨打,经得严冬酷暑。便,她的人生注定一生明艳倜傥。——*——*——*——*——已有近四本VIP《花影重重》《剩女不淑》《天衣多媚》《喜盈门》,坑品有保障,请安心跳坑。钟唯唯:“陛下,今夜您该临幸吕贤妃。”。

第一章 牡丹(一) 2021-10-15


第六章婆媳(二) 第七章宴前 第八章 花宴(一) 第九章 花宴(二) 第十章花宴(三) 第十一章 花宴(四) 第十二章 花宴(五) 第十三章 乱(一) 第十四章 乱(二) 第十五章 乱(三) 第十六章 乱(四) 第十七章 乱(五) 第十八章 唱 第十九章 念 第二十章 做 第二十一章 打 第二十二章 贱 第二十三章 号角 第二十四章 掐(一) 第二十五章 掐(二) 二十六章 掐(三) 二十七章 离(一) 二十八章 离(二) 二十九章 离(三) 三十章 离(四) 三十一章 家(一) 主要人物关系表 三十二章 家(二) 三十三章 家(三) 三十四章 商(一) 三十五章 商(二) 三十六章 商(三) 关于本文设定的几点说明 三十七章 商(四) 三十八章 遇(一) 三十九章 遇(二) 四十章 姑嫂(一) 四十一章 姑嫂(二) 四十二章 谋(一) 四十三章 谋(二) 四十四章 谋(三) 上架通知 四十五章 疑(一) 四十六章 疑(二) 四十七章 疑(三) 四十八章 催化(一) 四十九章 催化(二) 五十章 端午(一) 五十一章 端午(二) 五十二章 端午(三) 五十三章 放娶 五十四章 非礼(一) 五十五章 非礼(二) 五十六章 怒(一) 五十七章 怒(二) 五十八章 出名(一) 五十九章 出名(二) 六十章 探病 六十一章 不要 六十二章 流言 六十三章 立户 六十四章 寻访 六十五章 治花 六十六章 比较 六十七章 秦三娘 六十八章 宝会(一) 六十九章 宝会(二) 七十章 宝会(三) 七十一章 宝会(四) 七十二章 偶遇 郑重声明 七十三章 赐(一) 七十四章 赐(二) 七十五章 赐(三) 七十六章 好宴(一) 七十七章 好宴(二) 七十八章 好宴(三) 七十九章 寻仇 八十章 狗咬狗 八十一章 意外 八十二章 买地 八十三章 讹诈 八十四章 寻访 八十五章 表白 八十六章 盼东风 八十七章 她不知道 八十八章 取舍之间 八十九章 邻里 九十章 面对 九十一章 开端 九十二章 目标 九十三章 未雨绸缪 九十四章 近了一步 九十五章 改变

刘畅被她一眼看穿,有些恼羞成怒,刚刚平静下来的情绪立时又被点着,他冷笑着看着她:“雨桐怀孕了。”

刘畅掸掸身上那件精工细作的墨紫色团花圆领锦袍,淡淡地“嗯”了一声,背着手仰着头,慢吞吞地踱到牡丹的房前,雨荷赶紧上前,将精致的湘妃竹帘打起,请男主人进去。

久久听不到牡丹回应,刘畅的眼里涌起一丝怒气,勉强压了声音道:“又说身子不好,干什么又这样随意躺着?快起来到床上去,当心病加重了又闹腾得阖府不安。”

她背对着光,微眯了眼,嘴唇鲜红欲滴,还带着刚刚睡醒的茫然,神态慵懒迷人,刘畅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快了一拍,张口便道:“没事我就不能过来了?”

果见石榴红长裙从榻上垂下,旖旎委地。牡丹斜倚在榻上,用素白的纨扇盖了脸以挡住日光,象牙扇柄上浓艳的紫色流苏倾泻而下,将她纤长的脖子遮了大半,越发衬得那脖子犹如凝脂一般雪白细腻,让人忍不住想轻轻摸上一摸。

刘畅浓密挺拔的眉微微挑了挑,“请了大夫吗?”

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柔和,牡丹有些讶异,随即垂下眼,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那一大盆开得正艳的魏紫,淡淡地道:“使人来抬去好了。只要莫折给人戴,借三天三夜也无所谓。”

牡丹的这种眼神,又叫刘畅想起了从前,以及他为什么会娶她。他愤怒地举起手来,牡丹这回算是真的慌了,迅速观察了一下地形,计算出最佳逃跑路径,往后缩了缩,有些结巴地说:“你……你……你想做什么?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我……我就……”

刘畅一双略显阴鸷的眼睛在静悄悄的屋子里扫了一圈,道:“少夫人又在午睡?”

刘畅的神色变了几变,学着她漾起一丝微笑:“不是你脸上有花,也不是翠钿别致,而是你本身就是一朵牡丹花。”他大步走过去,温柔地抚上牡丹的脸。

雨荷瞪了甩甩一眼,低声骂道:“笨鸟!以后不许再学那不要脸的雨桐。不然不给你稻谷吃!”也不管甩甩听懂没有,提了裙子飞快地朝牡丹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钟唯唯:“……臣遵旨。”

雨荷脸上的笑容倏忽不见,垂着头倒退了出去。

他大步冲出帘子,忍不住又回头张望了一眼,只见牡丹已经转身背对着他,纤长苗条的身子伏在窗边,探手去触那盆魏紫上最大的那朵花。盆离窗子有些远,她够不到,便翘了一只脚,尽力往外,小巧精致的软底绣鞋有些大,在她晃了几晃之后,终于啪嗒一声落了地,白缎鞋面上绣着大红的牡丹,鞋尖坠着的明珠流光溢彩。

深得他意?他以为他是帝王临幸?牡丹垂下眼掩去眼里的不屑与慌乱:“只怕是不行呢。”

雨荷殷勤地送上茶,点头哈腰,略带谄媚地道:“是,少夫人早上起来,就觉得头有些晕。”边说边偷看刘畅的表情。

何牡丹疯狂地爱着牡丹花,所以何家陪嫁陪了二十四盆名贵牡丹,如今都在她院子里由专人养着,倒成了刘家春日待客之时必然要出示的道具之一。特别是这几盆名字吉祥如意的,几乎是每年必点之花。

刘畅皱了皱眉,把目光落到窗边那张被春日的阳光笼罩了的美人榻上。

刘畅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从两片薄唇里硬邦邦地吐出一句:“下去!”

  • watch

    &火,欢 发表了帖子

    2021-10-13 08:47:10

    题外话:职业+爱情,天这么热,来喝杯茶消消火,欢迎大家围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