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演义
皇叔追妻的千层套路

皇叔追妻的千层套路

作者:凌飞原创 类别:历史演义 综合评分 100

又名《不得已定亲后的娇弱娇妻》十年前,她爱他入骨,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守护着在他身边。人心本就莫测,更何况是帝王之心。二十年的,她心灰意冷,但求乞骸脱籍浪迹天涯,随死即埋……………………………………………………他-是大渊国厉兵秣马砥励前进,阅人无数城府深邃的镇北王。一生风流倜傥放荡不羁,却惟独遇见了她……当青梅竹马碰上命中注定,那一身赤颜诡秘极具诱惑的彼岸花,似血梦幻枕盼芳华。你是我千般似水柔情的心尖宠,我所向披靡全是为了你。………………………………………………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假死之局,远离它庙堂一入红尘,以病体残躯最后再护你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第005章 小徒弟,中药泡浴美美哒! 2021-10-29


第007章 狼崽子!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第008章 大爹二爹都是爹~ 第009章 王爷有个软萌甜甜小侄女 第010章 交友不慎的安王心里苦啊~ 第011章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第012章 殿下出门怎么不盘个流年八字? 第013章 魔煞星,你受伤啦! 第014章 江湖规矩,你该以身相许! 第015章 请,安王离她远一些! 第016章 本王要娶她做王妃! 第017章 你这张嘴就该卖到勾栏院去! 第019章 皇帝震怒!菘蓝受刑!! 第018章 皇叔被好大一个惊喜……砸懵了~ 第022章 能好好活着,谁想死? 第021章 我帮你松松筋骨! 第020章 岂不闻?烈女怕缠郎~ 第023章 白芨遭伏!中箭伤重! 第024章 情思已逝!再无曾经。 第025章 不愧是镇北王! 第026章 纠缠不清,小心惹祸上身! 第027章 创伤应激反应? 第028章 营救菘蓝!与药王谷决裂! 第029章 有师姐在,阎罗殿不敢收你! 第030章 皇帝慢走!不送! 第031章 找个暖和的地方养伤 第032章 顾北煦!你有完没完? 第037章 姑娘登台,自然价高者得! 第038章 凌子岺!你是不是故意气我? 第039章 本王若死!南疆突厥必犯中原! 第040章 你一个杀手头子还怕血? 第041章 假死之局!正式开启! 第042章 这人莫不是猫变得,有九条命? 第043章 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 第044章 本王还养不起你? 第047章 御妻之道!夫君还需要哄? 第049章 泪痣 第050章 淋雨请罪 第052章 祭告亡灵的殇酒 第053章 调戏反被撩 第055章 夜遇马匪 第056章 漂亮邪气的男人 第057章 滚回自己营帐睡去 第058章 为病人保密 第059章 五毒教主 第061章 王妃遭袭重伤 第062章 不许哭!我又没欺负你! 第064章 王爷不遭罪,王妃也不消气啊! 第063章 欺负我伤重后内力不济 第065章 算你狠! 第066章 彼此彼此 第069章 小两口打架 第072章 心药即毒药 第073章 骤雨崩落 第074章 西艾王子

白芨和菘蓝默不作声地站在凌子岺身后,如同这长廊的柱子一般。

凌子岺的手掌从少年的发顶移到他略显稚嫩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记着,今夜过后,你的身份名字都将消逝于世。从今往后你叫苡仁,是我凌子岺的徒弟。听明白了就起来跟我走吧。”

锦州节度使魏宗翰一家老小全府上下五十八口人,外加两条看家护院的大狗一夕之间全遭灭口,执行这次任务的就是管杀不管埋的暗杀组织一药王谷。

凌子岺忍不住失笑,上下打量了那少年一番,“沐谦……如沐春风,谦和有礼,好名字!”旋即话锋一转,语气轻飘飘道:“你活着的时候杀不了我,死了变成鬼又能奈我何?你口中的厉鬼不过是弱者的臆想罢了,你若真的争气,此刻该跪下讨饶求我放过你,然后再寻一个师父苦学武功,练个十年八载或许就报仇有望了。”

菘蓝反应过来这是漏网之鱼,忙也躬身,口中道:“师姐赎罪……”

凌子岺觉得今晚不止是她疯了,这个叫魏沐谦的小孩儿也疯了。

那少年闻言竟怔了半响,一双星眸澄澈死死地盯着凌子岺,忽然猛地挣开钳制他的白芨,扑通跪在地上,砰砰朝她磕了两个头。

那少年在白芨手里挣动了一下,瞪着眼睛大声道:“要杀就杀,我魏沐谦死于你手必化成最凶的厉鬼,还魂夜要你的命!”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白芨低呼一声,拔剑出鞘三两下制住了那个躲在门房中突然冲出来的半大少年。那少年还是有些功夫底子的,在白芨手里走了没十招就气喘吁吁被擒住,偏生倔强的不肯服输,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珠凶狠地瞪着凌子岺。

今夜是七夕。

谁知酒醉的凌子岺完全理智不在线,神志不清地扒拉开架着她手臂的两个男人,下意识的歪歪斜斜地又伸手去够桌上的酒杯。

凌子岺这突然狠辣的出手果然震慑住了,姑娘们或拿帕子或拿侍女扇挡着自己的小嘴吓得不敢吱声,她们伺候过各种各样的恩客,自然心思活络知道眼前的俊雅公子看似温煦,实则不太好惹。

七月初七,乞巧节。又名七夕节!

长廊上一溜儿坠着黄金穗儿的红灯笼透着幽幽的暖光被风吹得晃晃悠悠,十分有规律地荡着。

蓝砖黛瓦门墙之内,庭院一树梨花白似云絮,梨树下一排排黑色布口袋如过江之鲫码放整齐。

身为药王谷谷主首席大弟子,凌子岺坐了整整十个年头的暗杀首领,不能算是历经千帆,阅尽人心,但也是不知经历过多少凶险才全须全尾地活到现在,打打杀杀了半辈子,到了今时今日竟也萌生了退出江湖之意。

白芨和菘蓝入药王谷多年,一直效力于暗杀组。男人们对于到这种风月场所消遣快活早就轻车熟路见怪不怪,只是这次……首领在旁,还是个女首领,谁心里不犯嘀咕。

魏府。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 watch
    晃的身&他咬牙 发表了帖子
    2021-10-28 03:09:12

    一旁的菘蓝迅速扶住白芨摇晃的身体,见他咬牙强忍疼得脸上冷汗都下来了,一只手臂软榻榻地挂在肩上,应是……断了。

  • watch

    &所学武 发表了帖子

    2021-10-29 02:13:00

    凌子岺微微弯下腰去,伸手抚上那少年的发顶,嘴角竟也勾出一个舒心的笑意,“好,蒙君信任,我必将此生所学武功,药理悉数传授于你……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 watch
    个头,&头着地 发表了帖子
    2021-10-30 12:31:34

    “师父,请你教我武功!”魏沐谦又砰砰磕了两个头,这次额头着地有些狠竟磕出淤青鲜血来。

  • watch
    子岺一&声令下 发表了帖子
    2021-10-28 04:46:35

    白芨和菘蓝见怪不怪,他们跟随凌子岺多年,比这求饶更刺激的场面都见过不少,此刻绷着全身神经,只等凌子岺一声令下,手起刀落利索地结果了这个漏网之鱼。

  • watch
    不在线&歪歪斜 发表了帖子
    2021-10-28 10:50:42

    谁知酒醉的凌子岺完全理智不在线,神志不清地扒拉开架着她手臂的两个男人,下意识的歪歪斜斜地又伸手去够桌上的酒杯。

  • watch
    叫不好&的脸上 发表了帖子
    2021-10-28 04:24:52

    一旁的菘蓝暗叫不好,眉头一皱想起了什么似得,俊俏的脸上浮起杀意。

  • watch
    知道眼&则不太 发表了帖子
    2021-10-29 04:47:05

    凌子岺这突然狠辣的出手果然震慑住了,姑娘们或拿帕子或拿侍女扇挡着自己的小嘴吓得不敢吱声,她们伺候过各种各样的恩客,自然心思活络知道眼前的俊雅公子看似温煦,实则不太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