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秦吏

秦吏

作者:七月新番 类别:现代言情 综合评分 100

(新书《新书》已发,新莽之际,穿越众大战次元空间之子)战国时期之末,华夏千百年未见之大变局。有人天生世卿。有人贵为公子。他却复活成秦国小卒黑夫,云梦秦简中的小人物。为免丧命沟壑,为完全掌握自己命运,他奋勇向下攀登。幸好,他赶上了了一个大时代。六王毕,四海一!千百年血统,敌但是军功授爵。秦国豪贵,皆被秦吏踩在脚下。黑夫只想笑问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南取百越,北却匈奴,氐羌西遁,楼船东渡扶桑。六合之内,皇帝之土。在他参与其中下,历史有何变化?秦始皇固有一死,天下将分。做为秦吏,又当如何决择,是推波助澜,但是力挽狂澜?湖边一家简陋的客舍内,鬓角发白的“舍人”,也就是店主人,正哼着楚地歌谣忙里忙外,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狗吠,接着是沉重的敲门声。。

第5章 没见过这么多钱 2022-11-22


第7章 喜 第8章 咱们法庭上见 第9章 法家都是处女座强迫症 第11章 自食其果 第12章 拜爵为公士 第13章 十月份就过年? 第14章 立小功得微名 第15章 长见识了 第16章 要小心…… 第17章 失期当斩? 第18章 袍泽们 第19章 较劲 第20章 宁为鸡口 第21章 百万秦军成于斯 第22章 什长黑夫 第23章 军训开始 第24章 练队列有什么用? 第25章 不是冤家不聚首 第26章 重振士气 第27章 最后一天 第28章 旬日演兵 第29章 无衣 第30章 第一 第31章 盆满钵满 第32章 伯兄 第33章 日子越来越好 第34章 版筑之间 第35章 秦国没有豆腐渣工程 第36章 可愿为吏? 第37章 顺杆爬 第38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39章 回家(上) 第40章 回家(下) 第41章 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第42章 其乐也融融 第43章 舂谷持作饭 第44章 这么大! 第45章 生产力啊生产力 第46章 门缝里看人 第47章 秦之律令 第48章 我愚蠢的弟弟呦 第49章 善假于物 第50章 南方人吃年糕 第51章 安心在外 第52章 这一定是体制问题! 第53章 乡里乡亲 第54章 衷 第55章 肉得烂在锅里 第56章 我有急事先走了 第57章 赤帻 第58章 赴任 第59章 天狗 第60章 将阳 第61章 匿名信 第62章 七何 第63章 朝阳群众 第64章 投书者 第65章 牵出一桩大案! 第66章 监守自盗 第67章 踏月而行 第68章 鬼吹灯 第69章 人赃俱获 第70章 若敖之鬼 第71章 迟来一步 第72章 乱世铜炉 第73章 未成年人保护法? 第74章 审当赏罚 第75章 义我所欲也 第76章 荣辱之责在乎己 第77章 水驿江程去路长 第78章 大行于世 第79章 一点都不甜 第80章 真金白银 第81章 掠卖 第82章 盲山 第83章 可疑 第84章 鸡血 第85章 围堵 第86章 秦律的威严 第87章 最后的依仗 第88章 罪与罚 第89章 善恶对错 第90章 捷报 第91章 轮到谁了? 第92章 赠马 第93章 案发现场 第94章 封诊式 第95章 荆券 第96章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 第97章 足迹学 第98章 没那么容易 第99章 邦亡人 第100章 调虎离山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马上就被黑夫否决了。

黑夫应诺,心里一颗大石头落地暗自庆幸道:“还好,我没有重蹈商鞅的覆辙。”

想到自己的未来,他便不寒而栗,电视节目里说,黑夫是在军营里写的信。他们兄弟二人只是秦军普通小卒,不但要执行作战任务,还缺衣少食,必须写信向家里要钱买衣服,说再不寄钱,就要出人命啦!急急急!

其他人早就习惯了这种待遇,迅速沉入睡梦中,室内鼾声四起,但黑夫却睡不着,他还在思索未来的打算。

逃走!?

商鞅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制度逼上绝路,真是莫大的讽刺。不过这样也好,在客舍里住的,不太可能有逃犯恶徒,大家都是秦国良民,可以安心睡觉了。

唉,人跟人的差距啊。

不止投胎是门学问,穿越也是,那些小说里一睁眼就成为卿族庶子、公子王孙的,真是羡煞黑夫也。若他也有个好出身,当然更适合在其他国家醉生梦死、为所欲为,可作为一个没有背景,却满怀理想的庶民,还是留在秦国更好些。

季婴只得又蹲下来,盯着那少女扭动的腰肢看了许久后,直到她消失在视野外,才愤愤不平地说道:“我见那盘中不但有精米白饭、清冽浆水,还有肉食!舍人还带着女儿亲自去送,莫不是想让那位大夫纳其为妾?这老不羞,也真做得出来啊!”

他从大哥衷处听说了,三年前(公元前230年),韩国被现在的南郡太守腾攻灭;一年前(公元前228年),赵都邯郸也被秦军占领,衷还参加了那场战役。

湖边一家简陋的客舍内,鬓角发白的“舍人”,也就是店主人,正哼着楚地歌谣忙里忙外,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狗吠,接着是沉重的敲门声。

“那燕人极其狡诈,竟借献地图为名,暗藏利刃,欲刺杀大王……”

随后,他跟着舍人来到依东墙而建的一间大屋,但在进门前,舍人又突然回头道:“知道在客舍私斗是重罪么?”

来客狼狈地钻了进来,只见他穿着一件湿漉漉的褐衣,下身穿绔,脚踩草鞋,用木棍作簪子,将发髻固定在头顶左侧,一抬头,却见其皮肤黝黑,五官方正,浓眉大眼,颔下无须,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庶民……

屋内已有四五个人,正围着地灶烤火,见老舍人又带来一位客人,便各自挤了挤,其中一个瘦猴般的青年更是热络地招呼道:“小兄弟,来这坐。”

黑夫早有准备,一一作答,验传也没问题,舍人这才放过他,说道:“原来是去县里服役的士伍,随我进来吧。”

黑暗中,回想这些天经历的事,黑夫捏紧了拳头,暗暗下决心道:“我算是明白了,若想在秦国过上好日子,若想摆脱填沟壑的命运,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获得爵位!”

他看过一些节目报道云梦秦简,尤其对“黑夫木牍”印象深刻,却没料到,自己会变成那封信的主人……

黑夫忙道:“知道,我绝不会生事。”

众人连道不敢,他们相互使了眼色,停住话头,起身接过热汤。

  • watch
    婴”,&对黑夫 发表了帖子
    2022-11-24 02:45:30

    那名招呼黑夫在身边就坐的瘦黑青年,名叫“季婴”,他忽然压低了声音,对黑夫等人道:

  • watch
    ,他的&让黑夫 发表了帖子
    2022-11-24 07:02:50

    舍人在云梦乡有不少熟人,唯独没听过这号人物,他的目光在“验”和黑夫脸上来回徘徊,这认真劲,让黑夫有种前世被警察查身份证的错觉,一时间冷汗直冒……

  • watch
    他话不&息。 发表了帖子
    2022-11-22 05:22:17

    黑夫认真听着,时不时应和几声,他话不多,却很喜欢听别人交谈,可以让他更真切地感受这个时代的人和事,同时吸取有用的信息。

  • watch
    随后,&头道: 发表了帖子
    2022-11-24 02:07:03

    随后,他跟着舍人来到依东墙而建的一间大屋,但在进门前,舍人又突然回头道:“知道在客舍私斗是重罪么?”

  • watch
    ,正哼&到外边 发表了帖子
    2022-11-24 05:23:43

    湖边一家简陋的客舍内,鬓角发白的“舍人”,也就是店主人,正哼着楚地歌谣忙里忙外,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狗吠,接着是沉重的敲门声。

  • watch
    由不得&是真的 发表了帖子
    2022-11-22 11:05:36

    由不得黑夫不心虚,因为他的身份可以说是真的,也可以说是假的!

  • watch
    的榻上&古朴的 发表了帖子
    2022-11-23 10:04:13

    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硬邦邦的榻上,被一群衣着古朴的“陌生人”包围着嘘寒问暖。

  • watch
    就好。&来,才 发表了帖子
    2022-11-23 07:02:24

    “明白就好。”舍人还是让黑夫将所带兵器交出来,才臭着脸打开大屋的门,一股暖意顿时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