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菁菁校园
蔷薇长存


    “乖乖在这里待着,我给你那吃的啊”阿黛尔拍了拍小花猫的头,把小猫放回了地上。“喵呜”小花猫在屋子里慢慢的踱步,阿黛尔转身进了里屋。    屋外,少年看着小屋上面挂着的有些年岁的牌子。? w?他想:也许就是这里了,不知道这次出来能不能完成妈妈一直挂念的事。少年举起手轻扣门,“有人在吗?”

    晨光铺满这个小镇,又是新的一天。

    古朴宁静的园子中因为有了蔷薇的娇艳让这里显得不那么荒凉,难道就没有人愿意多走几步路来这小屋看看,买束蔷薇回去吗?阿黛尔举着剪子想着剪哪一枝好,嘴里虽说着抱怨,可手下动作却是轻柔的像是在抚摸一个小孩子。

    “当然有人在啦。”阿黛尔理了理稍皱褶的衣服微笑着从里屋出来,手里还捧着给小猫的食物。

    阿黛尔拍拍胸脯:“当然啦,格泰是为这个小镇送信件的。恰好我和格泰很熟。”

    阿黛尔已经取好了干花,凑到杰西卡耳边,“你说什么。”

    “这个当然没问题啦,我找找看彩纸和丝带。”阿黛尔打开木抽屉想找张颜色好看些的包装纸。已经很久没有人来小屋买干花了,她想好好包装这些干花,其实杰西卡的几个硬币根本买不了几朵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阿黛尔却取了一大把蔷薇干花下来。

    少年被看得不好意思,艰难的开口:“啊,其实你不用叫我先生的,我叫杰西卡。我来这里是因为受人所托,那个我想问一下……”

    终于她目光一转,扫到了那个旧架子上。那个木盒在虽然放的很高,可是她这个角度却刚好能看到一点。不行,这真是太奇怪了,我一定要知道这个盒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阿黛尔把踮脚取下木盒,可是这锁怎么办?好像书上写铁丝什么的可以打开这种小锁吧,铁丝!对,找根铁丝来。

    “这么会这样呢,我当时明明问过邮递员,他说可以寄到的呀。”

    “不好!”阿黛尔伸手把相框抓到胸前,紧紧护住。

    阿黛尔正踩在脚凳上,准备取旧架子最上面那层摆放的干花,转身一脸凛然的对杰西卡说:“你自己莫名其妙地寄封匿名信来,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还说我骗你,就骗你几个硬币啊。我一个女孩子在家难道不应该小心点嘛。”

    仲夏又至,而仲夏似乎总是充满神秘的气息。 w?

    阿黛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杰西卡前面,她“啪”的一声把相框翻下,“你看什么!”

    “哎呀,真是烦人。”阿黛尔把信纸塞回信封,既然说了他人拜访,那就是说这个写信人会来这里找我喽,那我想什么呀。天色不早了,我还是想想晚上这里还剩下什么东西可以果腹的吧。阿黛尔摇了摇头,这个不负责任的老爹呀。再没有人过来买东西的话,她想要不饿死就只能去蹭吃蹭喝了,不过她可不想干这事儿。

    “嗯?这样可以吗”

    阿黛尔推开会发出吱呀声响的木窗子,微微风吹动了那串挂在窗前的贝壳风铃,这风铃也不知道挂在这里多久了,常年的风吹日晒竟然从未断过,不过从前画在贝壳上的那些图案倒是退了颜色,露出了那些贝壳原本的色彩和纹理。

    阿黛尔剪好一把蔷薇后返回小屋,替换下昨天的养在琉璃花瓶的那束。刚剪下的蔷薇像是带着一天的阳光而来,而那束昨天的蔷薇则和以前一样拿一根细绳系起倒挂在一个通风的小窗前。累积下来的干花都整齐的插在旧架子的最高层,也许它们在等待一个合适的主人把它们领回家吧。旧架子的最里面放着一个看上去木料很好的盒子,却是锁着一把精致的小锁,阿黛尔奇怪的是她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过,而这个木盒子居然没有落上什么灰尘,难道老爹经常擦拭?老爹这个人除了蔷薇还有什么事情上心的吗。

    可是哪里有,阿黛尔在架子上各种搜寻终于发现了一根略微生锈的,阿黛尔拿手搓了搓,应该也能用吧。她将铁丝伸进小锁的孔里,上下鼓捣了一下,“吧嗒”一声,锁真的开了。阿黛尔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老爹的秘密,可是盒子里面的东西让阿黛尔很是失望,里面居然还是蔷薇干花,不过是比较精致饱满,修剪的比较好的而已。天啊,这里真的是除了蔷薇再没啥东西了。阿黛尔“啪”的一声关上了木盒子。正准备重新扣上锁时,“喵呜”小花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进来。

    “先生想买点什么吗?”阿黛尔顺手把食物放在了小花猫前面,对着小花猫低语了句“难道是你给我带来的客人吗,如果他可以在这里买很多东西的话,我给你买鱼吃喔。”阿黛尔转了转眼珠瞧着在四处张望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