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怨女怪谈

怨女怪谈

作者:养小芽 类别:悬疑灵异 综合评分 100

这是由七个小故事组合一的短篇灵异小说,事件匪夷所思的爱情故事,爱的疯狂的,为爱付出过了代价。我一个人租了一间80平米的两室一厅,为的就是女儿来我这里的时候能有房间休息,自从父亲走了以后我经常失眠,或是睡到半夜就醒来,令我奇怪的是每到半夜醒来时都是凌晨2点30分。。

交易下的爱情 1.急诊室有人来报车祸 2021-02-21


青衣怪谈怨女  

  看来大妈对什么还都清楚,我又接着问道“大妈,您是本地人吗”,大妈很自豪的答道“是,我从小就住在这里,以前这里是村庄,单位给我们改建成楼房,我们就住进了楼房”。

  大侄女叫“姜燕”二侄女叫“姜梅”,姐俩都是很乖的孩子,大侄女为了妹妹上学,主动地在家里帮着父母干活挣钱,供养妹妹上大学。

  我起身下地倒了一杯热水,坐在电脑前玩了起来,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的声音没有了,是我的错觉还是隔壁的那个有哮喘病的人吃了药不再喘息了?

  看着大妈刚才吃惊的样子,她一定知道那栋楼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难怪这一层没有本地人,都是外来户。

  殊不知,之后的势态峰回路转。这天夜里的喘息声还夹在着细小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是一种。。。。。。又不太清楚,我轻轻的走到房门口,侧耳想听听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声音,声音又消失了,大概是我的脚步声惊动了门外边。

  第二天,大妈还真的把那位大婶也给带来了,我跟大婶打过招呼之后,我想大婶一定知道了我的来意,我也没客气的跟大婶聊起来。大婶接着给我讲起了她侄女的故事。

  我在房间里听到的声音没有像她们说的那么大,他们听到的声音很大应该是离她们几家子很近。

  既然大家都听到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件事情,这个声音虽然每天夜里还会出现,我也习惯了。

  我们租住的这层楼房几乎都是外来户,来回换拨的租住,谁对这栋楼的情况也不了解,看来只有当地的人应该知道一些情况。

  可是,第二个年头走了以后,这个女婿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家里也联系不到他,人就好像是蒸发了,我的大哥大嫂跟侄女愁的什么似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男方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去了哪里。

  我开始查看这间房子,我租的这间房是这栋楼最把边的一间,这间房子的主门在东侧,进入房间是客厅,客厅的两边是南北对乘的卧室,客厅的左侧是厨房,跟厨房对着的是卫生间。

  为了听听她们说些什么,我便来到她们的身边挑选蔬菜,有一个人小声地说到“哎,夜里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吗,”另一个说“听到了,咱们这层不知道是谁家有人得了哮喘病,夜里喘的还挺厉害”又一位大姐说“我看不像,一个人喘也不能好几家都能听得到”。

  半夜我朦朦胧胧似醒非醒的时候,听到有一种声音,这种声音非常轻非常轻,就好像是有人在急促的呼吸,我彻底清醒过来,喘息的声音还真的很清晰。

  以前我也听过房间闹鬼的故事,也喜欢看灵异的事件,但是我没有想到这次搬家,这种怪事就真的发生在我的身边,是房间里真的闹鬼还是虚惊。。。。。。

  大妈跟我讲起了70年代的故事“那是1978年,我们那时还年轻,不满30岁,那时的政策只允许生两个孩子,我们村子里有一家,两个孩子生的都是女孩,可是这两个孩子可聪明了,长得也好看,这俩口子看着这两丫头,也开心的不得了,渐渐地她们长大了,大丫头姜燕学习不太好,中学毕业后留在家里务农,二丫头姜梅考上了大学,姜燕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两口子决定给姜燕找个上门的女婿,这样家里就可以有个男孩子了,姜燕的父亲开始托人给物色对象,还真凑巧,邻村有一个人家,家里是两个男孩子,大小子也是在家里务农,这样托人搭桥她们的婚事就定了下来,2004年他们结婚了,并生有一孩子,还是一个男孩,为了养家这个女婿决定到外边去打工,这一走好几年没有回来,只有姜燕一个人跟着老俩口带着孩子,我们这里改造成楼房后的一天,这个女婿回来了,听说回来的那天晚上,小俩口晚上不是恩恩爱爱的,而是不知为什们打了一宿的架,三天后俩个人就奇怪的的死亡了,留下一个孩子,警察来也没有查出死亡的原因”,我问道“也没有解剖查查死因吗”大妈说“没有,他们俩个是夜里睡觉就没有再醒过来”我说“那他们家后来那?”大妈接着说“后来,他们父母经常夜里听到有一种声音,声音一来那孩子就大声的叫妈妈,这老俩口带着孙子跟二闺女姜梅走了”。

  这个小区有好几栋住宅楼,有一半是本地的住户,有一少部分是外来的租户。

  我一个人租了一间80平米的两室一厅,为的就是女儿来我这里的时候能有房间休息,自从父亲走了以后我经常失眠,或是睡到半夜就醒来,令我奇怪的是每到半夜醒来时都是凌晨2点30分。

  听了大妈的话,这就对上了,楼里的声音跟大妈说的是一样的,看来这个声音跟这小俩口还是有关系的,问题是他们是怎么死的那?又为什么事情打架?

  半天她才缓过劲来说到“你怎么知道?”我笑笑说“大妈,我们这层楼里的老住户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全搬走了,现在只有外来的租户?”大妈冲着我点点头,她又接着说“自从这小俩口死了以后,这几户人家经常半夜的听到有人哮喘的声音,还夹在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他们害怕就搬了家,把房子给中介叫他们帮忙给出租”。

  • watch
    前看着&收割。 发表了帖子
    2021-02-23 02:45:11

      我查看了一圈房间,什么也没有,我走进女儿的卧室里,站在窗前看着蓝蓝夜空,星光灿烂,小区外边的大地漆黑一片,地里的庄稼还没有收割。

  • watch
    始了危&房改造 发表了帖子
    2021-02-25 01:59:25

      父亲去世后,小区也开始了危房改造,父亲居住的楼房是第一批需要改造的楼房,这座楼里的居民都要搬出去把楼腾空,我也搬到了乡下的一个小区。

  • watch
    转身又&又有了 发表了帖子
    2021-02-24 08:32:42

      我转身又来到我的电脑跟前,直到早晨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我才又有了困意,重又回到床上去睡觉。

  • watch

    &户,经 发表了帖子

    2021-02-23 02:40:12

      这栋楼的前面有一个中心小花园,两边楼房里的住户,经常有大妈大姐的带着孩子来这里休闲,为了了解情况我也开始来这里,加入她们的队伍。

  • watch
    我拉开&灯起身 发表了帖子
    2021-02-23 06:54:27

      我在想,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喘的这么厉害,也许是隔壁有人得了哮喘病,我拉开灯起身看看表,又是深夜2点30分整。

  • watch
    跟前,&玩起电 发表了帖子
    2021-02-24 02:25:10

      查看完房间我感觉声音应该不是北面卧室里传来的,一定是我听错了,带着疑惑我来到电脑跟前,玩起电脑来。

  • watch
    是一个&把多余 发表了帖子
    2021-02-24 06:09:20

      这里起源是一个村子,村民的平房经过改建成楼房,有些人家的房子够住,就把多余的房子出租。

  • watch
    我的心&紧缩起 发表了帖子
    2021-02-23 04:15:53

      我没敢打开房门,又悄悄地走回到我的卧室,这回我的心紧缩起来,这到底是什么老半夜的来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