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恩怨
回忆里的旧时光

回忆里的旧时光

作者:梧桐阅读 类别:豪门恩怨 综合评分 100

《记忆里的旧时光》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许嘉驰,余静,程朗,吕天波,舒雅,邵旻君之间的故事。记忆里的旧时光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回忆里的旧时光》第二章 心情 2021-02-22

“你都结婚了还想着他!”夏娉婷不禁为许嘉驰打抱不平。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去我就不参加了。”

“呃,”夏娉婷疑惑地问:“你这又是为什么?”

余静沉默了下。过了会,她说:“我不想见他。”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不能原谅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余静摇摇头,“其实我已经见过他了。”

夏娉婷一颗八卦之心瞬间膨胀,“时间?地点?说了点什么?有没有做对不起许嘉驰的事?”

余静啼笑皆非,“你想到哪里去了。”

“是你误导我的。”

余静表示很茫然,“我哪有,我就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

“好好好,你继续往下说。”

夏娉婷是余静最好的朋友,也是极少数了解当年她和程朗关系的人,余静不想瞒她,便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这世界真小。”这是夏娉婷听完始末的第一句话,第二句是:“可惜有缘无分。”

余静咬了咬唇,“我不想惹麻烦,所以能不见就不见吧。”

“小静静,说实话,你是不是怕见他?”

这话虽不中听,却一语中的。余静楞了楞,忙说:“胡扯,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夏娉婷嘿嘿干笑,余静有点心虚,掩饰般一笑,“懒得理你。”

“好了,不打击你了,省得你下次又在我面前秀恩爱,嫁不出去的人伤不起啊。”夏娉婷自嘲了起来。

余静安慰她,“本大仙刚给你卜了一卦,你的春天就要来临了。”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一直以来余静都挺心疼夏娉婷的,这丫头是个死心眼,从十八岁爱上一人后,一腔爱意始终得不到回应,但她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依然执着坚守这份爱情,令人敬佩又叹息。

夏娉婷自然知道余静只是在安抚她,但有这样的朋友足以让她自豪和满足。她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能打动那人的心。

余静挂了电话,脑子乱糟糟的,这些天事特别多,都凑在一块儿,弄得她心浮气躁的,抛开程朗不谈,吕天波和舒雅那档子事,就够她头疼了。

她和邵旻君就是在这间医院认识的,当时她还在实习。邵旻君的父亲因肝脏移植手术住进了RJ医院外科病房,床位护士便是余静。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世事无常,生命的脆弱,早上老人家还和她开玩笑要给她介绍对象,下午却再也没能走出手术室。邵旻君何尝不悲伤,但还得照顾母亲,处理父亲的身后事。她强打起精神,没人知道她心头压着的重担,没人能理解她内心的煎熬。只有余静稍微了解一点情况,主治医生连超是她的男友,原本打算邵父康复出院后就举行婚礼的,但现在……

后来,邵旻君平静地同连超分了手……

再后来,邵旻君嫁给了吕天波……

余静深深同情邵旻君的遭遇,她得尽快弄清楚这事,不能让她再伤心难过。

许嘉驰准时下班回家买菜做饭,自从结婚以后,他便养成习惯,宁可把工作带回去做也不在公司加班,就是不想余静饿着肚子等他。他利落地淘米下锅后,看看表,洗干净手,冲了一杯蜂蜜水放在桌上。

时间算得刚刚好,才做完这些,门口就传来悉悉索索翻找钥匙的声音。许嘉驰摇头微笑,余静就是这老毛病,包里装的东西太多太杂,每次找钥匙都得花上十来分钟。他打开门,将余静一把拽进来,笑着塞了样东西给她,去厨房盛饭端菜了。

余静捧着精美的包装盒,屁颠颠地跟去厨房,“是什么好东西?”

许嘉驰没回头,“打开不就知道了。”

按照余静对许嘉驰的了解,戒指、项链或者手链老三样,实在不会有太大惊喜,但这次她猜错了,盒子里装着的并不是昂贵的首饰,却是一个樱桃小丸子的挂件。她又蹦又跳,兴奋地在许嘉驰脸上亲了下,“老公,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个?”

许嘉驰回亲她一下,“昨晚看你在淘宝上搜来着,今天下班顺便买的。”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余静晓得他为她花的心思。她童心未泯,对那些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连父母有时都吃不消她,只有许嘉驰肯包容,并且纵容她。她撅嘴,“淘宝上的质量比你买的这个可差多了。”

许嘉驰宠溺地揉她的头发,“你喜欢就好。”

余静腻在他怀里,心头暖暖的。

许嘉驰搂着她,柔软的发丝拂面,芳香袭人,他不觉心旌摇曳,找到余静的唇火辣辣地吻了下去。一时之间,满室春光旖旎。余静娇笑着推他,“饭菜都要凉了。”

“可我现在不想吃饭。”许嘉驰嘟嘴道。

“那你想吃什么?”余静说完这句就知道入了圈套,在许嘉驰胸口轻轻捶一拳。

许嘉驰握住她的手暧昧一笑,余静脸色绯红,迅速挣脱端起饭逃出厨房。

一顿饭吃得精彩无比,不是你喂我一口,我吃一半塞进你嘴里,便是耳鬓厮磨,情话绵绵,青菜豆腐堪比虾蟹鲜美,鱼肉更胜鱼翅熊掌。

余静一边嘴上说着:“再这样下去没几年我就成水桶腰了”,一边还舍不得放下筷子。

许嘉驰则眉开眼笑,“那敢情好,就没人会和我抢老婆了。”

余静“扑哧”笑出声,“我哪有那么抢手。”

“学校那个小男生,医院那个病人,还有……”许嘉驰神情可怜巴巴的。

余静忙用手堵上他的嘴,嗔道:“越说越离谱了。”

许嘉驰顺势含住她的食指,一寸一寸轻舔浅啄,余静心上仿佛有小蚂蚁爬过一般,脸涨的通红通红的,“讨厌。”声音柔媚,更添几分诱惑。许嘉驰顿时把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一抬手把筷子碰在了地上,也顾不上去捡,把余静搂进怀里,好好温存了一番。

余静轻轻喘息,语焉含糊,“等下……晚上……再……”

“现在不就是晚上么?”许嘉驰知道她害羞,便故意逗她。

余静瞪他,“我说没到就没到。”

许嘉驰再次吻得她唇微肿,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余静气呼呼地嘀咕,“你就知道欺负我。”

“嗯,”许嘉驰大方承认,“我就只欺负你一个人。”

一句话就让余静含羞带怯地投怀送抱,两人免不了又亲热了一回。

一晚上意乱情迷,余静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快睡着时,她终于想了起来,赶紧推了推许嘉驰,“我有事问你。”

“什么?”

余静斟酌着用词,“你们公司最近有财务上的问题么?”

“没听说啊。”

余静心里有了底,继续问:“吕天波今天是不是出差了?和舒雅一起去的?”

许嘉驰点点头。

“我就知道。”余静忿忿不平道。

“有什么问题?”作为吕天波的好朋友兼好下属,许嘉驰对他绝对信任和尊敬。虽然余静说得煞有其事,也分析得极有道理,他就是无法相信。

余静恨不得扯他的耳朵,“怎么没有问题,公司那么多人,吕天波为什么偏偏要和舒雅一起出差?”

“他俩经常一块儿出差,这么多年一贯如此,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静,你多虑了。”许嘉驰淡淡扫她一眼,“再说邵旻君都没怎么着,你管那闲事干嘛。”

女人的直觉告诉余静,绝不会如此简单,没有证据她本不想多说,但许嘉驰的态度让她难以接受,她一怒之下脱口而出,“许嘉驰我告诉你,如果没有最好,要是你帮着吕天波隐瞒伤害到旻君姐,我和你没完。”

许嘉驰脸色一沉,“小静你怎么回事?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了解么?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余静说出口就知道这话太过分了,但她好面子,平日许嘉驰又总是让着她,她怎么都拉不下面皮跟他道歉,她咬着唇,不说话。

许嘉驰轻叹一声,抚了抚她的头顶,“好了好了,别让旁人的事影响我们的感情。”

余静顺杆而下,“嗯”,慢慢窝进许嘉驰温暖的胸膛。

很快她就陷入香甜梦境,许嘉驰却迟迟不能入眠,他缓缓起身,怕惊扰到余静,他连灯都没打开,替她掖好被角,他走进书房,从书桌最底下的抽屉里取出一本陈旧的相册,翻开第一页,两名紧紧依偎在一起的青年男女,甜甜笑着,许嘉驰湿润了眼角,伸手轻柔摩挲过照片,嘴角弯起温柔的一抹笑意。

六月天就像娃娃的脸,中午还艳阳高照,下午却乌云密布。今天调休正在逛街的余静见势不妙,立刻躲进了一家冷饮店,刚坐下没几分钟,见门口走进一熟悉身影,慌得她连饮料都没拿直接从后门闪了。

她一路走一路生闷气,为什么要躲,为什么不敢见他。当年是他突然消失无踪,又是他先背弃了他们的爱情,难道她就不能开始新的生活?她越想越生自己的气,一脚将地上的碎石踢飞。

暴雨顷刻间倾盆而至,余静来不及多想,直接跑到附近的屋檐下躲雨,买到中意的漂亮衣服的好心情早被破坏,她还在后悔干嘛一遇上程朗就得落荒而逃,结果弄得自己如此的狼狈。

一阵喝彩声暂时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墙之隔,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冒雨在操场上踢球,尽管大雨打湿了他们的头发和衣服,他们却毫不在乎,肆意欢呼,尽情欢笑,挥洒青春和热情。那种飞扬和自信的笑容,余静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她微微一笑,原来她竟不知不觉走到了XX高中,那个曾带给她无限欢乐和惆怅的地方。

这里并没有太大变化,操场上有块草坪依旧凹凸不平,那个生锈的篮球架还在原来的地方,她甚至可以想象的出,在护栏的另一侧,还有她当初刻上去的字。

余静突然有种跑过去瞧瞧的冲动,刚抬起脚,胳膊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拽住,“你疯了!”那声音带一点点强硬和一点儿怒气。

“你管得着吗?”余静不用抬头也知是谁,这人简直阴魂不散。

程朗把余静拉回屋檐下,“就算不想看见我,也不用糟蹋自己的身体。”

“我压根就没瞧见你,”余静张口反驳,事实也确实如此。

程朗淡淡笑了笑,不再同她争辩。

雨越下越大,没有丝毫停下的征兆。

两人静静躲雨,谁都没再开口。

操场上的球赛还在进行,一名头戴鸭舌帽的男生漂亮的倒挂金钩破门得分,余静低声喝彩,程朗幽幽眸光落在她脸上,浅笑,“以前我踢球时,你也是这样为我呐喊助威的。”

余静没想到他会提到往事,一时愣住,良久,半眯起眼睛,低低回了句,“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程朗勉强笑了一下,“那些也许在你看来已经不重要的事。”

不重要么?余静单薄的身体在风中瑟缩了下,如果不重要,她为什么还放不下,为什么看到程朗会涌起复杂的情绪。

她曾经长期做一个梦,梦里面全是她和程朗重逢的情形,场景不同,时间不同,但无一例外的是,梦里的她体型发胖,不复往日娇艳,而程朗正相反,意气风发,风度翩翩。这个梦常年骚扰着她,直到她和许嘉驰结婚后,才逐渐不再为梦境所困扰。由此可见,她多么担心在他面前无地自容,多么不想让不好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

她仰起头,望向他,那双眼睛漆黑深不见底,其实他不管容颜还是气质都没有很大变化,时间并不曾在他身上烙下痕迹,可她却感觉自己已经老了。她突然笑起来,那些激情澎湃的年代真的离她太远了。

程朗眼神微微一动,“余静,我想问你个事。”

“问吧。”

“当初你为什么会放弃?”程朗看着她,面无表情,“就因为怕影响学习考不上大学?”

许嘉驰余静小说名字叫做《回忆里的旧时光》,这里提供许嘉驰余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回忆里的旧时光小说精选: “你都结婚了还想着他!”夏娉婷不禁为许嘉驰打抱不平。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去我就不参加了。” “呃,”夏娉婷疑惑地问:“你这又是为什么?” 余静沉默了下。过了会,她说:“我不想见他。”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不能原谅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余静摇摇头,“其实我已经见过他了。” 夏娉婷一颗八卦之心瞬间膨胀,“时间?地点?说了点什么?有没有做对不起许嘉驰的事?” 余静啼笑皆非,“你想到哪里去了。” “是你误导我的。” 余静表示很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