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灵境梦魇

灵境梦魇

作者:镜亦 类别:悬疑灵异 综合评分 100

古犹太部落里曾标准定义了一种难以作出解释的恶魔,那是带给怨恨和未知的恐惧的“怨灵”。怨灵诞生了于万物彻底毁灭之时,它会出现于宗教之后,攒积了数千年的怨恨,怨灵再一次去尝试借助于恶灵的怨气,渴求从阴间回阳间,而往来的通道是镜子。车子驶到村子前的小河旁就停了,王轲和同行的几个求学归来的老乡一块儿下了客车。时隔八年,王轲终于又回到了故都小村。。

嗜血妖铃 第二章 2021-02-24


骑士梦魇森灵  狼人梦魇森灵  梦魇破晓灵邪  游侠 梦魇 森灵  梦魇之灵隐藏难不难  梦魇之灵  梦魇之境  

  “轲子,你终于回来啦。”

  第二天清晨,母亲起早为儿子熬了粥。王轲三两下解决掉一碗,见他胃口这么好,母亲一脸的开心。

  时值六月初,中午时分的太阳也甚是火辣,可此时学校里仍有孩子在读书,知识对于故都的孩子来说是怎么也探求不尽的。

  “轲儿啊,爸妈岁数都大了,你想去看你二叔,也代代我们去问候一下你二叔。我们这些老骨头不中用了,以后这亲戚,还得靠你们这些个年轻人去走呢。”

  直到王轲走近了,老人们才终于认出了他。其中一位老妇人伸出略微颤抖的手,脸上写满了激动。

  他拉着沉重的行李箱,在刚修好不久的水泥路上拖出很响的声音。

  几年没回来,故都小村早已变了模样,虽然地处偏僻,可村民们的生活却是一点也不含糊。许多人家都已经盖上了新房,走在路上也会看见有些户还在修缮,而且这里也是早早的就通了电,村中心的学校也翻新了不少。经过学校时,王轲还依稀记得自己曾在这里度过将近七年的时光,因为毕竟村子里的教育不太先进,小学都是四年制的。

  “走,咱们回家,妈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还有大鲤鱼野猪肉!”

  那老汉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头上满是白花花的发丝,十分凌乱的散在头皮上,脸上并没有因醉酒而显红,相反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一点儿血色的苍白,同样可以清楚的看见脸上布满了皱纹。一身满是灰尘的黑色大衣,这样的不修边幅,确实和周围的环境异常格格不入。

  “来,刚拌好的野猪肉!”

  王轲点头答应了,帮父亲把锄头和屋外的扁担挑进屋,打了一声招呼,便出了门。

  王轲家在村子的西南角,而他二叔却刚好相反,在村东北位置,直线距离差不多将近有两公里。中间不乏还有一些坡,怪不得老父亲说自己走不动了。

  八年前,王轲离开了村子,去镇上的高中念书,后来又考上了大学,一晃就是这么多年。因为当时家里经济不景气,王轲大学还未念完,就辍学出去找工作,几经辗转才在一座机械厂里找到一份差事。因为王轲人品不错,而且肯吃苦,深受老板待见,很快便升到了主管的位子,所以总的来说,他混得还是不错。

  王轲一把抓住傻恒的肩膀,使劲的摇了两下。

  “这是谁啊,怎么会这样?”王轲忍不住问了一句。

  王轲来到村口,一座硕大的老牌坊端立在他的面前,深棕色的牌匾是俨然有两个巨大的毛笔字样“故都”,不知是哪个年代的大书法家题的,整座牌坊散发着一股古老而又悠长的气息。

  王轲跟在二叔身后走了过去,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简陋清晰,仅有一张床和一张木桌子。王轲慢慢走了进去,却被迎面扑来的一股很是浓烈的霉味刺激到了。他用手在鼻子前掩了掩,望着空荡荡的床正想回头发问,却见二叔伸出手,指了指那张桌子。

  王轲瞅了瞅那个发绿的木桌,估摸着这满屋子的霉味,罪魁祸首就是它吧。他慢慢地往过去挪动着,直到到了桌子近旁,看到了桌子上有些粉笔的画迹。他回头看了看二叔,二叔还是瞅着眼前的桌子,王轲回过头,居然隐约听见有几丝呼吸声。他猛地把头一偏,在桌子的背后,居然发现了一个大活人蜷缩在地上,两眼大睁着却显得十分空洞。

  进到堂屋内,一股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面前的桌子上早已摆满了菜肴,老母亲又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盘肉。

  • watch
    恒,连&床上自 发表了帖子
    2021-04-19 10:41:22

      被弄到床上的傻恒,连头也没再抬过,坐在床上自顾自地抠起了手指。

  • watch
    熬了粥&一碗, 发表了帖子
    2021-04-20 04:36:15

      第二天清晨,母亲起早为儿子熬了粥。王轲三两下解决掉一碗,见他胃口这么好,母亲一脸的开心。

  • watch
    杆儿。&王轲摸 发表了帖子
    2021-04-17 11:32:11

      几分钟后,他来到了二叔家的小院子,一眼就看见一个老汉坐在一扇新安的防盗门外面摘菜杆儿。王轲摸了摸鼻子,径直走了过去。

  • watch
    茶,王&他忍不 发表了帖子
    2021-04-19 03:51:25

      二叔给王轲倒了一本热茶,王轲小拭了一口,虽是热的,但整个房子的空荡,还是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