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演义
不屈王朝

不屈王朝

作者:ysilie 类别:历史演义 综合评分 100

一个高手为了救一个小萝莉被逼上通缉犯要犯,逃往四处流浪数十载,最后回过头反杀CARRY全场。 永不屈服王朝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第九任宣帝上任之时为了接手他的父亲留给他的烂摊子,对付蛰伏已久,对宣帝王朝虎视眈眈的北境蛮族——狼族,不得不求助于有着悠久历史传承下来,自立一方的教会——轩辕会。。

第二章 霓虹城都 2021-02-27


  张大人见状,没有犹豫便停下纸笔伸手谄媚道:“萧公子,坐,坐,坐,嘿嘿嘿……”

  说罢,彩蝶含着眼泪的双眸盯着对面的白芷,俏脸微红。

  而白芷却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如同他的一袭白衣一般不染尘世,举手投足之间行云流水,丝毫没有被彩蝶的情绪所影响。顿了一顿,随后冰冷而又具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别做梦了。”

  “可后来,轩辕会因故分裂,形成南北两派,北派继续与宣帝合作,而南派则受到宣帝与北派的双重打击。”白芷淡淡地抿了一口杯中清水,容色丝毫没有改变,“南派不甘心就此衰落,便打算去示好南境蛮族——米伽尔族,以保证自己不会在宣帝和北派的攻势下消失殆尽。但南派还有一小股人认为,轩辕会乃上古派系,圣洁不容侵犯,何时沦落到与肮脏粗鄙的蛮族混在一起苟且偷生?于是那一小股南派再度分裂,并且放弃了与北派的抵抗,开始流落民间,脱下战袍弃武从文,开始所谓对人民思想和精深的占领,也就是传教。

  高高耸立的城都塔沐浴着满天的夕阳,鹤立鸡群地俯瞰着身下密密麻麻的建筑,威武气派。又不失典雅庄重。

  厅内正东置着大方气派的深木桌椅,身边几副小桌椅分散两侧,乃大厅首位。此时,厅首正坐着一个满脸横肉面露凶相的男人,身材矮矮胖胖,却衣容华贵,身着金丝绸缎,右手执笔,左手摊卷,在上面飞快地写写画画,脸上写满了火气和不耐烦。

  “南派其余人没有了那一小股人的阻挠变得更加胆大妄为。他们脱下了轩辕会的战袍,穿上了蛮族的黑骑重甲,拿起了屠刀,自立为黑骑军,对南境进行了长期的骚扰与侵略,凡是黑骑军所践踏之处,寸草不生血流成河。无数村庄毁于一旦,无数百姓苦不堪言,反所掠及之处尸横遍地……”

  寂静的大厅和咒骂声被一阵脚步声打断,矮胖子从书卷中抬起头,眼前便是大厅大敞的正门。门外立着一位男子,长发齐肩,白衣玉缎,手执木扇,一副温尔儒雅的气场不声不响地散发出来。

  “帝都钦点要犯,白芷,想必张大人已经知道了吧。”萧公子撑开木扇,轻抚胸口,对矮胖子说道。声音略有文雅的磁性,不温不火,犹如山中清泉。

  每回奔波许久,在客栈落脚时,彩蝶总会缠着白芷要他讲很多有关历史政治的故事,在她的眼中,白芷大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个世界上仿佛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为彩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大陆的诞生到王朝的更替,小到后宫争斗大到起义乱战,每回彩蝶都是兴趣盎然地听着,临走时也缠着白芷一副不满足的样子。在白芷淡定冷冷的口中出来的国族战乱仿佛是儿女家常一般,可如今说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彩蝶眼中的光芒一下子被打散了,转而替之的是一片黯然。

  偌大的大厅内规规矩矩地摆着几层红木书架,几副深木桌椅,整座大厅空旷得一览无余。地上铺着金丝深红毯,房顶刻画着精美的百束红莲花,大厅内更显得压抑与沉静,深闷的浊气在厅内流淌着。

  白芷轻轻抬臂,宽大的白袖在空中轻轻拂动着,不紧不慢地拿起茶壶给自己上了一杯茶,褐色的茶水在杯壶之间缓缓流过。

  坐在彩蝶对面的白芷仍旧是那张冷冷的充满敌意的脸,但好在他剑眉柳眼,有着一副俊美的模样,冷冷的表情反而为他标配上了脱俗不凡的气质。

  霓虹城都。

  “白芷大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年前的那一幕……”彩蝶的兴趣好像一下子被打消了,白芷的话一下子将她带进了回忆中,原本很有精神的身体也一下子焉了下去,喃喃自语道。

  “白芷大哥,彩蝶想在有生之年,亲手手刃了那帮杀人凶手,为我母亲报仇。”彩蝶一下子没有了刚才的一副娇怜可爱的模样,双眸早已暗淡了下来,失神地盯着某处,不经意间眼眶中已含满了泪水。

  矮胖子的胳膊灵活地挥舞着笔杆,整座空旷的大厅只有他一人,其他位子空空荡荡不见人影,矮胖子仍然自顾自地骂着:“该死的王老二,上次妄图吞我军款不算,这次还到处给老子添堵,必定是又要从老子身上捞好处……老子下次去他灵都城必定要吃它百万金币……”

  彩蝶没有接话,静静地盯着某角落的空气,仿佛陷入沉重的回忆。

  白芷平平淡淡地从口中说出一句话,却也是让彩蝶摸不着头脑,她看着眼前那个平静如水的男人,说不出话来,感觉似乎像深不见底的湖面一样难以捉摸。

  • watch
    屁白芷&,也配 发表了帖子
    2021-04-19 12:37:23

      “这该死的王老二又给老子添麻烦来了……”矮胖子嘴里不闲着,白沫横飞地嘟囔,“什么屁白芷,不就是个边境毛贼,也配帝都亲自下旨捉拿……”

  • watch
    蝶没有&。 发表了帖子
    2021-04-20 10:02:31

      彩蝶没有接话,静静地盯着某角落的空气,仿佛陷入沉重的回忆。

  • watch

    &芷听罢 发表了帖子

    2021-04-19 06:15:19

      白芷听罢,只是悠悠地喝了一口茶,锋利的双眉在杯外探出。

  • watch
    罢,彩&蝶含着 发表了帖子
    2021-04-17 11:24:10

      说罢,彩蝶含着眼泪的双眸盯着对面的白芷,俏脸微红。

  • watch
    个平静&如水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4-20 03:06:10

      白芷平平淡淡地从口中说出一句话,却也是让彩蝶摸不着头脑,她看着眼前那个平静如水的男人,说不出话来,感觉似乎像深不见底的湖面一样难以捉摸。

  • watch
    房顶刻&显得压 发表了帖子
    2021-04-17 08:19:28

      偌大的大厅内规规矩矩地摆着几层红木书架,几副深木桌椅,整座大厅空旷得一览无余。地上铺着金丝深红毯,房顶刻画着精美的百束红莲花,大厅内更显得压抑与沉静,深闷的浊气在厅内流淌着。